• 埃及归来 - [On The Way]

    2010-07-03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akanesakakibara-logs/67897295.html

    开罗人民很好很强大。无数的住宅楼都没封顶,远看是废墟,近看是民居。

    每个人都会说一个中文单词:清凉油。

    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交通灯。

    尼罗河很美,在尼罗河边上看到了骑着白色小毛驴的阿凡提爷爷。

    可耻地穿越未遂。

    夸阿肯纳顿长得帅,被嘲笑了——可是谁先叫我奈菲尔提皮来着!

    钻进了卡夫拉老大的金字塔,狗胆包天地跳进了石棺。出来一看,右手腕上虎眼石手串的佛头碎掉了。

    不知道我立刻夸他身材一级棒有没有用。

    拉二少的像没有他的木乃伊美。不过当然总之都是美。

    在亚历山大看没有时差的球赛,酒店天台,啤酒和大屏幕,旁边就是地中海。

    巴西那场球,隔壁桌的巴西胖子很讨厌。那天我就有点阴暗地想:巴西hi,巴西bye。

    然后今天就bye了。

   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