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荒烟蔓草,一树桃花 - [On The Way]

    2008-04-07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akanesakakibara-logs/18477798.html

    周末出去踏青。

    从长城脚下公社后面抄小路上去的,未经修复的野长城。有少许修补的痕迹,一点点白垩,特别陡峭的地方供攀援的扶手。但几乎是原本的样子,周围山上的花都在开,而它看起来疲倦颓败,不为所动。风化得厉害,总觉得不小心碰到某处,那里就会哗啦啦沿着山坡滚下去。但是手指碰触上去才会知道,它毕竟坚强而稳定,有它不为所动的原因。

    从瞭望的小窗口看出去,下方的山坡很陡,山坡上已经绿了,但桃花只有一点点骨朵,不比远方山上透彻的灿烂。上礼拜这里刚下过很厚的雪,脚下的土还是湿润的。我在脑海中想象多年前异族的战士企图仰攻这道天险的场景,很想知道眼前所及的这片土地,受到过多少人血肉的滋养。

    但现在只有还不曾盛开的桃花。

    沿着这一段颓败的长城走下去,远处可以看到修缮一新的居庸关。太新了,总觉得那么漫长的时光都是在开玩笑。而这边的城头都已经有了厚厚泥土,偶尔有刚发芽的树挡在路中央。在风化的最厉害的一段,已经看不到城墙,一整段都是砂石,只有孤零零的一树桃花立在中间。或者是因为寂寞,开得特别华美灿烂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拖延症 2011-04-07
    观测日志 2005-04-07
    人品问题 2005-04-07